The journey starts here.
〉現在位置|新加坡 Singapore
〉旅行亞洲|台灣 / 日本 / 中國大陸 / 香港 / 澳門 / 新加坡 / 馬來西亞
〉旅行歐洲|德國 / 法國 / 奧地利 / 英國 / 波蘭 / 愛爾蘭 / 直布羅陀 / 西班牙 / 荷蘭 / 立陶宛 / 拉脫維亞
〉攝影紀錄|交通 / 鐵道 / 捷運
〉歐洲巡禮之年系列緩慢更新,敬請期待,謝謝大家的收看與支持!

目前分類:【2018-19】馬來西亞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RNI-Films-IMG-820BB2D3-E35F-4B9C-92FC-A6FF457C9CE6.JPG

姓氏橋日出 馬來西亞 檳城 2019.12.25

 


1786年,為了爭奪馬六甲海峽的控制權,英人萊特船長在吉打蘇丹國與北方暹羅王國衝突之際,以提供軍事保護的條件,迫使蘇丹租借檳榔嶼給英國建立海軍基地與貿易港。1819年萊佛士取得新加坡、1824年再從荷蘭手中取得馬六甲,1826年檳城與其他兩城合併成為海峽殖民地,先隸屬於英屬印度,1867年成為直屬倫敦的皇家殖民地,直到二戰過後的獨立風潮之下,檳城與馬六甲併入馬來亞聯合邦,並成為日後馬來西亞聯邦的一州屬。這三座因貿易而生的城市因為歷史因緣而合為一體,在一百多個寒暑裡,開創出獨特的海峽殖民地文化,但彼此不同的境遇,卻塑造了截然不同的城市性格。如果說新加坡整齊而秩序、馬六甲純樸而溫潤,檳城就是座繽紛而躁動的城。

對於檳城的印象,是那旅遊影片上豐富的街頭小吃、沿街老舊的店屋,以及那些訴說居民早年生活的壁畫。自2018年的齋戒月前往馬六甲之後、便一直心心念念著北方的檳城。終於在2019年的聖誕節,擠出了三天半的假,原本還在思考匆匆忙忙的三天半,有便宜的機票之下,要不要去東馬的古晉吃吃砂勞越馳名的乾撈麵、到熱帶雨林看紅毛猩猩,但轉念一想,擋不住那老城對我的呼喚,最後還是在12月23日早上到客戶那盤點完、回公司和同事快速吃頓飯、下午便直驅樟宜機場,搭上四點的飛機、前往北方七百公里遠,那座心念已久的檳榔嶼。

文章標籤

andyhus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RNI-Films-IMG-21C26262-E92C-47F2-B9B9-50AF582F7A6F.JPG

斑駁街場    馬來西亞 馬六甲 2018.06.03

 


海峽殖民地三城中,馬六甲的歷史最為淵遠流長。比起檳城和新加坡的殖民地都是由英國人在18/19世紀之交一手建立,馬六甲的殖民歷史要早上三百年,在成為海峽殖民地一部份前,這座城市還經歷葡萄牙與荷蘭的統治。如果說新加坡是英國人在進入帝國主義的年代裡、在東南亞苦心經營的心血結晶,馬六甲,大概就是地理大發現時代,東方世界最早為人所知,但卻被後人遺忘的座標。

從新加坡搭乘巴士北上,大約四個小時可以抵達馬六甲,三排的寬敞座椅配上窗外綿延的棕梠樹與橡膠園,熱帶風情滿點。在那個清晨降下大雨的六月初,我來到了人生第32國,馬來西亞。原以為巴士會直接行駛到馬六甲位在郊區、離老城中心頗遠的巴士總站,沒想到在抵達總站之前於某個商場前停了下來,google地圖顯示離老城不遠,趕緊下了車,沿著大路走了不久,那歷經歲月風霜的馬六甲老城,就出現在我的眼前。

文章標籤

andyhus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