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journey starts here.
〉現在位置|新加坡 Singapore
〉旅行亞洲|台灣 / 日本 / 中國大陸 / 香港 / 澳門 / 新加坡 / 馬來西亞
〉旅行歐洲|德國 / 法國 / 奧地利 / 英國 / 波蘭 / 愛爾蘭 / 直布羅陀 / 西班牙 / 荷蘭 / 立陶宛 / 拉脫維亞
〉攝影紀錄|交通 / 鐵道 / 捷運
〉歐洲巡禮之年系列緩慢更新,敬請期待,謝謝大家的收看與支持!

RNI-Films-IMG-B2D9532D-52C1-437A-AD79-5A9B2B91A826.JPG

鄉愁  東莒島  2019.04.10

 


對東莒島的最初的印象,是小時候收集的燈塔系列郵票裡,那張有著夕陽背景、面額12元的郵票。對當年的我來說,那潔白的塔身、陌生的地名,海峽西岸的那些蕞爾島嶼,大概是一輩子都沒有機會拜訪的地方。曾幾何時,因為當兵體驗了金門秋日的美好,因為和大學好友的旅行,在春寒料峭的時刻來到馬祖,呼吸著清晨海風帶來的薄霧,流連於斑駁的老屋與海角間。

由東引前往東莒,需在南竿換船。揮別了東引的晨霧,南竿島開始下起了細雨。九點半抵達南竿寬闊的福澳港,前往東莒的船會在十一點才開出。在碼頭附近閒逛,陰沈的天氣伴隨著陣陣的細雨,註定了東莒島會以陰沈的容顏見客。果不其然,五十分鐘的航程之後,東莒島猛澳港「同島一命」那城門似的城牆,在陰空下映入眼簾。

文章標籤

andyhus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RNI-Films-IMG-CC90197A-C290-4A06-BC70-497B0286D425.JPG

聽濤 東引島  2019.04.09

 


去年的春天,去了一趟馬祖。

馬祖是大學時代的好友們,好久以前就放在旅行清單上的地點。大三歐遊之後大夥忙著修學分、實習、找工作,畢業之後當兵、工作、出國,相聚在一起的時光也少了。大學畢業兩年,趁著大家一波換工作、研究所畢業進入職場的人生轉換期,在三月午後某日,西門町頂樓棒球打擊場的閒聊中,一直未能成行的馬祖,隨口就成真了。儘管無法全員到齊,但約了好友R和M,一行三人決定在清明過後春寒料峭之時,前往國之北疆的馬祖。幾年前大家一起走過歐洲古老的土地,這是大學畢業之後第一次大家一起出門旅行,目的地是最熟悉不過的國度裡、那陌生的連江縣,倒也頗為新鮮。

文章標籤

andyhus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RNI-Films-IMG-820BB2D3-E35F-4B9C-92FC-A6FF457C9CE6.JPG

姓氏橋日出 馬來西亞 檳城 2019.12.25

 


1786年,為了爭奪馬六甲海峽的控制權,英人萊特船長在吉打蘇丹國與北方暹羅王國衝突之際,以提供軍事保護的條件,迫使蘇丹租借檳榔嶼給英國建立海軍基地與貿易港。1819年萊佛士取得新加坡、1824年再從荷蘭手中取得馬六甲,1826年檳城與其他兩城合併成為海峽殖民地,先隸屬於英屬印度,1867年成為直屬倫敦的皇家殖民地,直到二戰過後的獨立風潮之下,檳城與馬六甲併入馬來亞聯合邦,並成為日後馬來西亞聯邦的一州屬。這三座因貿易而生的城市因為歷史因緣而合為一體,在一百多個寒暑裡,開創出獨特的海峽殖民地文化,但彼此不同的境遇,卻塑造了截然不同的城市性格。如果說新加坡整齊而秩序、馬六甲純樸而溫潤,檳城就是座繽紛而躁動的城。

對於檳城的印象,是那旅遊影片上豐富的街頭小吃、沿街老舊的店屋,以及那些訴說居民早年生活的壁畫。自2018年的齋戒月前往馬六甲之後、便一直心心念念著北方的檳城。終於在2019年的聖誕節,擠出了三天半的假,原本還在思考匆匆忙忙的三天半,有便宜的機票之下,要不要去東馬的古晉吃吃砂勞越馳名的乾撈麵、到熱帶雨林看紅毛猩猩,但轉念一想,擋不住那老城對我的呼喚,最後還是在12月23日早上到客戶那盤點完、回公司和同事快速吃頓飯、下午便直驅樟宜機場,搭上四點的飛機、前往北方七百公里遠,那座心念已久的檳榔嶼。

文章標籤

andyhus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RNI-Films-IMG-21C26262-E92C-47F2-B9B9-50AF582F7A6F.JPG

斑駁街場    馬來西亞 馬六甲 2018.06.03

 


海峽殖民地三城中,馬六甲的歷史最為淵遠流長。比起檳城和新加坡的殖民地都是由英國人在18/19世紀之交一手建立,馬六甲的殖民歷史要早上三百年,在成為海峽殖民地一部份前,這座城市還經歷葡萄牙與荷蘭的統治。如果說新加坡是英國人在進入帝國主義的年代裡、在東南亞苦心經營的心血結晶,馬六甲,大概就是地理大發現時代,東方世界最早為人所知,但卻被後人遺忘的座標。

從新加坡搭乘巴士北上,大約四個小時可以抵達馬六甲,三排的寬敞座椅配上窗外綿延的棕梠樹與橡膠園,熱帶風情滿點。在那個清晨降下大雨的六月初,我來到了人生第32國,馬來西亞。原以為巴士會直接行駛到馬六甲位在郊區、離老城中心頗遠的巴士總站,沒想到在抵達總站之前於某個商場前停了下來,google地圖顯示離老城不遠,趕緊下了車,沿著大路走了不久,那歷經歲月風霜的馬六甲老城,就出現在我的眼前。

文章標籤

andyhus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8426

波羅的海的失落沙洲      Kolka 角  2016.06.02

 


2016年夏天波羅的海三國之旅的重頭戲,便是從里加前往拉脫維亞西部地區的公路旅行。隨著波羅的海地區日漸開放、融合進歐盟,三小國揭開了神秘的面紗、旅遊風氣日盛,但大多數的旅客仍是以三國首都的跳蛙形式旅遊,頂多加上立陶宛的湖心城堡特拉凱、十字架山、沙洲城市Nida,拉脫維亞沙俄時期的美麗建築隆黛爾宮(Rundāles pils)、國家公園錫古爾達(Sigulda),愛沙尼亞的濱海度假勝地帕爾努(Pärnu)、薩馬列島(Saaremaa)和大學城塔爾圖(Tartu),而鮮少進入廣大的波羅的海鄉村。其實三小國的鄉村平靜而秀麗,雖然沒有什麼壯麗景色,也沒有頗負盛名的大景點,但是寂靜的鄉村景色、以及那些點綴平原的小鎮、城堡、國家公園,還是非常值得探訪。特別是三小國大小適中、地廣人稀、公路車少平直好開,首都外的景點大多相隔不近而且大眾運輸相對不便,很適合自駕旅行。

由於弟弟即將在一個月後離開拉脫維亞,因此就趁我拜訪拉脫維亞的時間,找了同樣在拉脫維亞大學交換的泰國、日本和台灣朋友,五個人一起租車,展開兩天一夜的公路旅行。三小國物價相對中西歐親民,租車價格和油價也相對便宜,不過每家租車公司規定不甚相同,有些不租給21歲以下的駕駛、有些對25歲以下的駕駛收取高額的保證金、有些不能開出該國的國境,保險、清潔、油料、租還政策也大相徑庭,租車前務必多加比較注意。由於拉脫維亞郊外旅遊業相對於首都里加不繁忙,弟弟學校的考試也到五月最後一天才正式結束,我們到了出發前一兩天才決定路線和訂車,甚至出發當天中午才在車上訂房,依舊順利安排好一切,簡直就是一趟說走就走的旅行。

文章標籤

andyhus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