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journey starts here.
〉現在位置|新加坡 Singapore
〉旅行亞洲|台灣 / 日本 / 中國大陸 / 香港 / 澳門 / 新加坡
〉旅行歐洲|德國 / 法國 / 奧地利 / 英國 / 波蘭 / 愛爾蘭 / 直布羅陀 / 西班牙 / 荷蘭 / 立陶宛 / 拉脫維亞
〉攝影紀錄|交通 / 鐵道 / 捷運
〉歐洲巡禮之年系列緩慢更新,敬請期待,謝謝大家的收看與支持!

IMG_7537

初夏的花團錦簇 湖中的紅磚古堡      特拉凱 2016.05.30

 


如果說維爾紐斯是一座綠蔭與教堂的城,她近郊的特拉凱(Trakai),就是湖泊與森林之城。這座位於維爾紐斯以西28公里湖泊區的小鎮,是立陶宛重要的歷史中心。在1569年盧布林條約簽署、立陶宛和波蘭合併成波蘭立陶宛聯邦之前的幾個世紀,特拉凱一直是立陶宛大公國的政治與行政中心。雖然今日的特拉凱更像是一座湖畔風光明媚的小鎮,由於她在立陶宛歷史上的重要性、以及離維爾紐斯近在咫尺的距離,特拉凱成為立陶宛最重要的觀光景點之一。2016年5月底,前一天從拉脫維亞首府里加南下立陶宛維爾紐斯,流連於歐洲最大的古城之後,隔日一早就從維爾紐斯的巴士站搭車前往特拉凱,短短半小時的車程,車子就從維爾紐斯的大街,進入了風景單一卻清麗脫俗的立陶宛鄉下。

從特拉凱的巴士站下車後,前往湖泊中心地帶的紅磚城堡,還需要步行一小段路,穿過特拉凱的城鎮中心,伴隨著沿途蓊鬱的森林和偶爾可瞥見的湖光。這座小鎮住著的,是一支極為少數的民族,卡萊特人(Karaites)。14世紀末年,立陶宛大公Vytautas遠征金帳汗國,便從黑海畔的克里米亞半島,帶回了這支說著突厥語、信仰著猶太教分支的民族,並主要將他們安置在特拉凱。經過接下來數百年立陶宛政權的紛紛擾擾、波蘭文化的薰陶、17世紀的大屠殺以及瘟疫,Karaites的人數大幅減少,許多家族遠赴他鄉或被同化。現今特拉凱雖然依舊是Karaites的主要聚集地,卻也只剩下不到百位的人口,繼續在此從事農耕與手工藝的生活。為了凸顯這隻少數民族的重要性,在鎮上的博物館,甚至在特拉凱城堡內,都有一個房間專門展示Karaites人的歷史和生活。在特拉凱的小巧美麗的街道兩旁,只要是正門不開在路邊、面向馬路側又開有三扇窗戶(分別獻給上帝、大公和自己)的屋子,非常有可能就是這支Karaites人的居所。

文章標籤

andyhus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IMG_7336

日暮時分 維爾紐斯 Gedimino Pilies Bokštas      2016.05.29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轉眼間,2015-16的環歐旅行已經過了一年。這一年間忙於大四課業、實習,終於在大學畢業要服兵役之前,有空閒時間翻出過去一年間拍下的照片。就這樣那一年在歐洲廣袤的土地上四處旅行的記憶又湧上心頭。旅行的誘惑是可怕的,一旦勾起就不會甘於寂寞,畢竟一年內也跑遍了歐洲許多角落。隨著大學畢業、接著要讀研究所、工作,未來大概也很難會有像交換學生的時光一樣,有時間精力遠遊,看著一堆照片,不如就繼續把這些旅行的回憶寫下吧。當然,一年中拜訪了26個國家,一時之間也消化不了太多遊記,有些美好的、難過的,就留在回憶裡吧!剩下的,想寫什麼,就寫什麼。至於從哪裡開始,就從去年夏天,期末考後,前進東歐前蘇聯共產國度的那次旅行,也就是在歐洲的「畢業旅行」吧。

那是期末考後的兩天,五月底,歐洲的初夏還稍嫌冷冽,從英國的曼徹斯特搭著在Ryanair,直飛波羅的海三小國的最大城市,拉脫維亞的里加找在當地交換的弟弟。這趟旅行就以里加為基地,先南下至三小國中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的立陶宛,再返回拉脫維亞,最後北上愛沙尼亞的塔林,再渡海前進森林與湖泊的國度,芬蘭。走訪前蘇聯加盟國的那種神秘感,對照實際走在波羅的海畔的平靜,這個對比似乎特別深刻。或許是印象中的波羅的海三小國,還籠罩在蘇聯瓦解之後的陰影之中,雖然同在歐盟,邊境檢查也在申根協議下取消,三國甚至都已全面採用歐元,融合進歐洲的大家庭,但是波羅的海三小國似乎還是那麼的遙遠朦朧,多數人也依舊對三小國十分陌生。就在網路上資訊相對較少,憑著「弟弟在里加生活了一年,應該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的勇氣,就安排好了行程。5/28晚上才從曼徹斯特飛抵里加,5/29一大清早就坐著便宜的巴士,南下立陶宛的首都維爾紐斯。

文章標籤

andyhus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IMG_5473

高樓、青山、景觀橋   新加坡南部山脊  2016.06.25

 


2015年1月第一次前往新加坡之後,我便深深愛上了這座島嶼。每次只要看到關於新加坡的任何消息,都會不自覺的多加注意;在學校遇到新加坡的同學,也會忍不住想過去攀談。2015年九月前往英國當交換學生時又選擇在新加坡轉機,即使只是過境五小時,也就是為了滿足「到新加坡」的那種感覺。一年交換學生的時光倏忽即逝,很快的,2016年的夏天回台灣的時候,還是選擇了新加坡作為轉機地,停留三個晚上,一方面來看看好久不見的朋友,一方面回味一下這島國城市所帶有的迷人風采。

2015年初訪獅城,已經去過了島上大部分的知名景點,像是濱海灣、聖淘沙、烏節路、植物園、動物園、烏敏島等等,二訪獅城就想要多走進新加坡較少遊客的地方。新加坡本來就有不少綠地、主管公園綠地的機關National Parks Board又在島上建置大規模的步道系統,不僅提供居民休閒娛樂的場所,也旨在保存當地的自然環境與特有物種。在網路上搜尋時偶然得知在聖陶沙附近有這麼一條叫做「南部山脊 (Southern Ridges)」的健行路線,可以從聖淘沙附近一路往西,走到位在肯特崗(Kent Ridge)的新加坡國立大學(NUS)校園。聽起來很有吸引力,那就走吧!

文章標籤

andyhus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G_9274 (1)

低地國、水鄉、奇幻之境   羊角村 2016.04.04

 


低地國荷蘭,一直是歐洲交換學生的旅程一年裡,最期待的國度。對荷蘭的印象不外乎就是整排轉呀轉的風車、鬱金香花田、乳酪起司還有黃色的大木屐,但是荷蘭因為先天的自然條件加上後天努力,在都市規劃和環境共生方面,也是深得我心。這個領土大小比台灣大一些,人口比台灣少些,人均所得以購買力平價計也差不多的國家,和台灣有點類似但卻又非常不一樣。加上前一年在大學裡接待的buddy就來自荷蘭,那說什麼也是要在這年來到低地國看看。

英國的復活節假期長達一個月,前半段的假期去了亞得里亞海邊上陽光普照的克羅埃西亞,後半段的時間就來到了荷比盧。4月3號從杜布羅夫尼克直飛西德大城杜塞道夫,再轉火車跨過德荷邊境,兩個半小時才抵達荷蘭東部的城市阿培爾頓(Apeldoorn),預計以這裡為基地,先玩羊角村(Giethoorn)和梵谷森林,之後再前往阿姆斯特丹玩市區、北海漁村、庫肯霍夫、萊頓、海牙,到鹿特丹看建築和小孩堤防,接下來進入比利時富庶的法蘭德斯地區,玩根特和布魯日、到魯汶訪友,最後再回到荷蘭南部的馬斯垂克。在阿培爾頓近郊森林中的青年旅館休息了一晚,才前往羊角村。羊角村位在荷蘭東北部,地勢低窪的上艾塞省(Overijssel),離各個大城都有一段距離,從比較近的阿培爾頓搭巴士也要大約兩個小時的車程,好在春天的荷蘭日照時間已經逐間拉長,八點半左右日頭才會落下,倒也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探索這個水鄉小鎮。

文章標籤

andyhus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IMG_9126

白牆黑瓦民居與內華達遠山  格拉納達 2016.02.02

 


從中世紀的伊斯蘭教學城哥多華,再往東南走,就是伊斯蘭教藝術在西班牙另一個璀璨之光,格拉納達。格拉納達在歷史上也是頗有名氣,一是摩爾人在此有嚴密防守的堡壘以及強大的酋長國,二是在15世紀末期,格拉納達也是伊斯蘭教在西班牙最後一個據點,來自西班牙中北部的基督教勢力南下將阿拉伯人驅逐出境,結束了伊斯蘭教勢力在西班牙七百多年的經營。也是因為阿拉伯人在此長久的經營,格拉納達也保留了大量伊斯蘭教和基督教風格混合的建築色彩。縱使許多摩爾人風格的建築在15世紀的收復失地運動後被摧毀或是改為他用,但是格拉納達的山頭上還是留下了集阿拉伯皇宮藝術大成者的阿罕布拉宮,眺望著對面山坡上摩爾人曾經聚居,小徑蜿蜒的阿爾拜辛山城。

一大早在哥多華的巴士總站搭上巴士,伴隨著日出,沿著安達魯西亞的山陵緩緩前進,將近中午才會抵達格拉納達。格拉納達的巴士站在城市近郊,要進入大教堂周邊的市區還要換巴士、步行一小段路才會到達。先到旅店放行李,再前往阿罕布拉宮。從大教堂附近的旅店到市區旁邊山頭上的阿罕布拉宮,穿過格拉納達的大街小巷,徒步不用半小時就可以抵達。二月初的格拉納達,依舊是安達魯西亞的明媚。沒在冬季掉落的樹葉依舊翠綠,照在格拉納達的白牆黑瓦上,天更藍,小徑更加迷人。

文章標籤

andyhus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