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P1127

愛爾蘭之西。  康內馬拉國家公園 2015.11.02

 


歐洲的盡頭,大西洋畔的凱爾特之虎,愛爾蘭。在大英帝國威風的陰影下,位在歐洲的極西之處,傳統的歐洲歷史卻好像從不把目光放在這片土地。但愛爾蘭卻是一個充滿獨特風情的國家,早在史前時代先民的文化就在此展開,沒有受到羅馬統治的土地保有了凱爾特的文化和風俗,但卻又透過貿易與歐洲各地展開了交流。在英國的統治下,有歷史上有名的大饑荒,幾百萬人從此流落他鄉,卻也是獨立運動的先驅。20世紀加入歐盟之後,愛爾蘭從原本的吊車尾一路竄升為經濟發展最為看好、人均收入飆高的富裕國度,被人稱為凱爾特之虎。在08年的金融風暴中愛爾蘭的經濟模式一切被打回原形,但現在也已經從谷底爬升。在西風終年吹拂,大西洋的海水猛烈拍打的土地,這裡孕育了喬伊斯、王爾德、葉慈等文學大家,還有眾多音樂藝術表演的搖籃。從除此之外,豎琴、酢漿草與健力士啤酒,這好像就是大家印象中的愛爾蘭經典元素。

憑著地理優勢,在英國待一年,怎麼能不到愛爾蘭呢?交換生活安頓下來之後,第一趟英國之外的旅行就決定在2015年十月底十一月初的週末給了愛爾蘭四日。從英格蘭中北部的里茲飛過海峽到都柏林,只不過一個小時的時間。何況都柏林是Ryanair的大本營,很容易就找得到低廉划算的機票。原先計劃在四天都待在都柏林玩近郊一日往返,不過後來發現愛爾蘭西部似乎不錯,因此最後就決定撥兩天的時間,跟著tour前往愛爾蘭西部的高威(Galway)、莫赫懸崖(Cliffs of Moher)和康內馬拉國家公園(Connemara National Park)。

其實玩下來之後發覺愛爾蘭的美,西部尤勝。雖然位在島東的首都都柏林匯集了各式經典的文化藝術、食物美酒,小巷街弄酒吧無一不散發處道地的愛爾蘭風情,但是廣袤無人的愛爾蘭西部大地,更顯愛爾蘭的情緒與鄉愁。在花了一天走過都柏林市區想看的點,隔天早上六點多就摸黑來到了都柏林尖塔旁的tour集合地,從都柏林出發的旅客不多,大概十多個人,七點晨曦初升之始就開啟了愛爾蘭西部的美麗旅程。從都柏林出發到西岸大城高威,大概是三小時的路程,沿途景色一片平坦,森林農田河流小溪交雜,但卻不見一戶農家。愛爾蘭的國土面積差不多是台灣的兩倍大,但是卻只有四百多萬人口。其實愛爾蘭的人口高峰曾經一度達到八百多萬,不過十九世紀的大饑荒造成人口銳減、大量移民大西洋彼岸的新世界,許多村莊人去樓空,就逐漸廢棄在荒煙蔓草之中,徒留廣袤無人的大地與淡淡的寂靜哀愁。

IMGP0457

巴士在高威市區接送了一批新的旅客之後,就開始了第一天的行程,也就是從高威往南,前往克萊爾郡(County Clare)的巴倫國家公園(Burren National Park)還有莫赫懸崖。深秋的愛爾蘭,大西洋帶來的豐富水氣常常讓大地覆蓋著濃霧,此行第一個停靠點Dunguaire Castle就滿足了對於愛爾蘭的想像:空曠的水域、平緩的山丘矗立著廢棄的古堡、大霧籠罩隱隱約約地透露出建築的斑駁蕭瑟。沿著16世紀的廢棄城堡走了一圈,籠罩著大霧的水面是一種充滿魔力的平靜。

IMGP0478

沿著海岸與山丘一路南下,窗外盡是美麗的愛爾蘭鄉間風景:小屋、農田荒野、古堡和曲折的海岸線。這裡是巴倫國家公園,巴倫Burren在愛爾蘭與之中,指的是大岩石。這裡的地形由於是石灰岩沈積、在經過地表流水、冰川的侵蝕之下,就成了典型的石灰岩地形,再附上地表縱縱橫橫的切割,別有一番風味。而也由於長時間的地表侵蝕,這裡的海岸線曲折無比,就好似手指班的凹凸,放眼望過去山丘與大海相連,極美。

IMGP0521

在這片貧瘠而凹凸的土地,其實留下了無數先民生活的遺跡。在山丘之間這裡建築著各式的陵墓及洞穴,是考古價值十分重要的區域。其中這座Poulnabrone Dolmen,便是西元前三千年左右新石器時代的石頭墓穴。同樣在大霧中,高大堆疊的石板散發著遠古神秘的靈氣,在石頭荒原中就這樣矗立了五千年,見證物換星移,民族來來去去。

IMGP0533

巴士在開出巴倫的巨石之後,來到了大西洋邊的小鎮Doolin。就像眾多大西洋邊的愛爾蘭小鎮一樣,只有短短一條街五六棟房舍,一家傳統的酒吧。在這裡有家有名的海鮮巧達湯,以豐富的湯料和鮮醇的湯子吸引無數的人們。從村子內走沒多久就可以置身在美好的海邊丘陵之中,道路兩旁是用石塊堆疊的小籬笆,遠方的海洋和群島在晴朗的天空下顯得湛藍又耀眼。

IMGP0594

從Doolin再沿著大西洋往下,便是Cliffs of Moher,莫赫懸崖。莫赫懸崖號稱是歐洲第一高懸崖,全長八公里,最高以凌空兩百公尺之姿突出大西洋的浪頭。雖然板塊交接的台灣兩百公尺似乎不是什麼壯闊景象,但是在久經侵蝕的歐洲大地,海邊兩百公尺的懸崖倒也顯得氣勢滂礡。特別是反射著陽光的草地、裸露的岩石和連綿不絕拍打岸邊石塊的白色浪花,渺小的古堡、一望無際的藍色海洋,若古人不知地球是圓的,大概就有種來到世界盡頭之感吧!

IMGP0624

莫赫懸崖的滂礡與野性,也成為眾多電影的拍攝地。最有名的大概就是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背叛中,鄧不利多帶著哈利前進佛地魔隱藏分靈體的洞穴。只不過電影中繞著狂風巨浪拍打的小巖礁,還有後方巨大高聳的岩塊、幽黑深邃的洞穴和陰沈的天空,今天都不存在。秋天午後的莫赫懸崖,溫暖的陽光散播在空氣中,看著海水、看這浪花,聽著升濤,這是愛爾蘭大自然無與倫比的美麗。

IMGP0653

遠方還可以看到隔著海灣愛爾蘭西北部的山巒,以及孤懸外海的阿蘭群島。

IMGP0668

還有一望無際的愛爾蘭西岸平原丘陵。

 

IMGP0628

在欣賞野性的大西洋風光之後,回程我們迎著夕陽,沿著高威海灣前進。路的一旁是大海,一旁事岩石草叢交雜的小丘,一樣是原始愛爾蘭的迷人。途中巴士在一處海蝕平台停靠,夕陽在水面映射出美麗的金黃,這就像是世界盡頭般的日落,一個美好一天的結束。

IMGP0764IMGP0751

 


隔日早上的tour集合前,先抽空到了高威市區走走。高威是愛爾蘭西岸大城,全國第五大城市,人口卻不過七萬,市區街景看起來更像中型的漁村。從市區穿過晚上最熱鬧的酒吧街,來到港口邊的小公園,對岸一排五顏六色的房舍到有點北歐國家的感覺。早晨的天空一樣烏雲罩頂,深藍色的水波更顯神秘。

IMGP0813

第二天的tour是從高威北上,前往梅奧郡的康鎮(Cong Villege),還有高威郡內以美麗山川聞名的康內馬拉國家公園。這天是禮拜一,隨著進入十一月,愛爾蘭的旅遊也進入淡季,前進愛爾蘭西北的車上遊客比前一天更少了許多。導遊一路上講解著以愛爾蘭歷史文化為主軸的故事,首先先來到了一座荒野中的修道院Ross Errily Friary。這是愛爾蘭眾多在荒野中廢棄的中世紀修道院之一,但卻也是當中保存最好的一座。隨著傳教士們在西元五世紀進入愛爾蘭,他們帶來了宗教、文字和社會文化上的革新,讓愛爾蘭從原始的凱爾特文化進入歷史時代,也帶來了知識、金屬冶煉、藝術與學術,也因此傳教士們在愛爾蘭的歷史上扮演了極重要的角色,大大小小的修道院散佈在愛爾蘭的各處,也成為居民生活的中心和學術知識傳播的起點。在英國的宗教改革進展之時,也同時開始了侵略愛爾蘭的歷史,許多反對亨利國王脫離羅馬教廷的愛爾蘭修道院被迫關閉、沒收,或是任其荒廢。Ross Errily Friary也是他們其中之一。不過在荒廢之後,和愛爾蘭其他的修道院一樣這裡依舊保有墓地的用途,因此修道院裡面或周圍都可以看到中世紀以後附近居民繼續使用的痕跡。

IMGP0896

接著我們繼續往北,來到梅奧郡的康鎮,Cong Village。這座遺世獨立的山中小鎮,是因為1952年的電影The Quiet Man而紅。這部電影敘說著一個美國的退休拳擊手,回到愛爾蘭的故鄉小鎮尋根,並找到真愛的故事。這部電影也是開啟愛爾蘭旅遊風潮的一大功臣,由於當年大饑荒與疾病,許多愛爾蘭移民新世界,當這部電影在美國放映之後,也吸引許多愛爾蘭後裔有了回到家鄉看看的念頭。這座小鎮在十一月初當然沒有了旅遊人潮,整座小鎮靜悄悄的,唯獨一座電影主角的雕像,據導遊說電影的女主角在近期過世,因此許多人放置了鮮花致意。

IMGP0962

小鎮的邊陲上有一座公園,森林環繞的清澈的湖面,四周轉黃的樹葉和枯枝,一切美的如畫。

IMGP0930

從康鎮繼續往西邊前進,就會進入康內馬拉國家公園(Connemara National Park)的範圍。這裡是愛爾蘭島最西岸半島上一連串峽灣、山巒、河谷、沼澤和湖泊連綴而成的美麗土地,幾乎毫無人煙的土地只有潔淨與一望無際的純淨天然,在深秋時節國家公園裡面的植被轉變成一片棕色,曠野的荒涼與美麗在此顯露無遺。若要說此趟旅程最讓人印象深刻的風景,就會是巴士在山谷中間前進,兩旁平緩的山陵和點綴其中的湖泊水域,這是一個屬於旅人們獨有的世界。

IMGP1002 (1)

藍天、白雲、色彩豐富的山巒,純淨與樸實的土地,這就是美麗的康內馬拉。

IMGP1011

這趟旅程的重要景點是位在這片美麗土地中的Kylemore Abbey。這作修道院原本其實是19世紀中期來自英國本土的富豪所建的莊園,20世紀初期經幾轉手後由本篤會修女買下,成立了修道院。這群修女原本來自比利時,因為一戰被迫離開而來到這裡,並在這裡繼續教育志業。參觀修道院的門票不包含在tour中,由於外頭天氣很好,湖前樹蔭下的美麗景象無比吸引人,因此就省下了門票錢,坐在湖畔享受了美好的康內馬拉午後。好幾刻水波如鏡,波瀾不興,山巒修道院的倒影清澈無比,四周寂靜無聲,實在是美如畫。

IMGP1073IMGP1051

從修道院返回高威的路上,我們在國家公園內另一座有名的Loch Inagh停車。這時夕陽西下,天空中已有一抹金黃微光,走出車外迎接我們的是彷彿外星世界的圓丘、染上金黃的山巒起伏,以及波光粼粼的湖面。對康內馬拉美麗的驚鴻一瞥,這種微光中的平靜喜悅、空氣中的清涼舒暢,成為我對愛爾蘭西部最念念不忘的美好回憶。

IMGP1118IMGP1108

愛爾蘭西部之旅在拜訪Loch Inagh之後畫下一個句點。當晚就坐著巴士回到都柏林。至今在康內馬拉國家公園彷彿外星地表的荒涼個性,大西洋之路莫赫懸崖的世界盡頭之感,愛爾蘭式的鄉間小鎮,都是無比深刻的印象。所以說,愛爾蘭之美以西部為甚,雖然各大景點之間交通不便,若不自駕只有參加旅行社tour一途,雖然無法在每個景點自由停留,但卻是探索愛爾蘭原始西部最好的方法。在這還有好些居民講著傳統的愛爾蘭語、保有愛爾蘭最多元素的地區,山巒、海洋、湖泊、谷地、鄉間、曠野,在深秋季節,是最優雅迷人,也是最獨特原始的愛爾蘭風景。

 

(完)

文章標籤

andyhus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